双苜

原名陌安/复健是个漫长的过程。全职-启明/家教-山狱,骸云骸,all27,里蓝/剑三-策藏

—— 【启明】后会无期

*之前档案上没有吴启的衍生梗

*be预警

*OOC预警

*文不对题系列

*为什么放出来了呢因为我昨天说今天没抢到特典就放出来啊【bushi】

@色情男主播吴启 【←不知道圈不圈得上】的点文

 

 

 

 

 

 

 

 

 

 

 

-正文-

这天杜明睁开双眼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平时不是有人喊自己起床的么? 

杜明从床上爬起来,拿起放在床头的闹钟一看,六点半了。接着杜明的眼睛在宿舍转了一圈,另外一张床是空的。

“人呢?这么早就走了?什么时候变这么勤快了呀,也不喊我,真……”杜明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个自己口中的“他”是谁?
    这突如其来的违和感让杜明一整个早上的训练都不在状态,杜明注意到他训练时右手边的座位一直空着。

可他总觉得这个位置是有人坐的,但他始终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就像今天早上想不起经常喊他起床的人是谁。
    中午吃饭的时候轮回众人的关注点全部聚集在了杜明身上,因为在饭桌上坐了这么久杜明还没开始吃饭。

坐在杜明身边的吕泊远在其他人的眼神压迫下拍了拍杜明的肩膀。杜明正纠结着自己的违和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突然被拍了一下整个人被吓了一跳。他转头看了吕泊远,吕泊远看着轮回副队,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转移到了江波涛身上。

江波涛抬手摸了摸鼻子,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开口了,“小明啊,你就算想女神也不能饭也不吃啊?”

吕泊远一个没崩住笑了,“我们家明明这是想女神想得茶不思饭不想了?”

杜明疑惑的看了轮回众,“我没有想唐柔。”

“那是怎么了?”方明华开口问道,周泽楷朝杜明的方向投去一个关心的眼神。
    杜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什么。”

轮回众人见本人这么说了,于是都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吃完饭众人纷纷起身把盘子收拾好,有说有笑的往宿舍楼走去。

杜明挤到吕泊远身边小声的问,“阿吕啊,我的另一个宿友是谁啊?”

吕泊远脸上划过一抹不解,“杜明你说什么呢?你不是一个人住吗?你这是想女神想得魂都没了?”

听到这句杜明当场愣住,但他心里总有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你是有宿友的。

杜明回到宿舍后坐在椅子上重新打量了自己住的地方,他总觉得这房间里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

杜明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他在梦里感觉到有人在和他说话。

“杜明,快起来。别在这里睡,会感冒的,要睡回床上去。”

杜明想起吕泊远的话,自己是一个人住的。

于是杜明就猜测自己现在应该是睡着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后的杜明睁开眼想看清对方究竟是谁,却发现对方的脸简直就像被打了马赛克一样模糊不清。

“你……是谁?”杜明听到自己开口了,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他却知道对方听到这句后笑了。

杜明觉得自己的头被揉了揉,“小明你想女神想得连我都忘了?这么对兄弟可不太好啊。”

“……”杜明呆呆的。

“这是什么表情?小明你不信我啊?”对方看着杜明的呆样叹了口气,“好吧我给你说说吧。”

“你是第六赛季进的轮回训练营,第八赛季的时候轮回拿了季后赛的冠军,也是在同一个赛季的季后赛你遇到了你的女神——唐柔。”

杜明丢了个鄙视的眼神给对方,“这些很多人都知道啊。”

“别急啊,现在才是正题。”

杜明一脸不信的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杜明你喜欢吃甜食,小心蛀牙啊。”

“……”

“讨厌吃鱼,怪不得智商一直上不去。”

“……泥煤。”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去ktv。”

“……”

“喜欢喝碳酸饮料,尤其是可乐。说起来喝那么多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啊。听说可乐喝多了容易那啥,小明你要小心啊。”

“卧槽,滚滚滚——”

 “和女神握个手都会紧张,还是得练练啊。”对方说到这点的时候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杜明觉得眼前的人似乎又模糊了一点。

“睡觉的时候喜欢踢被子,这习惯要改啊以后可没人半夜起床给你盖被子。”

“……”

“还有生病的时候要乖乖吃药,别强撑着跑去训练。”

“不能耽误训练啊。”杜明反驳了一句。

“别啊小明,”对方伸手拍了拍杜明的头,“还记得你上次发烧烧到直接在训练室倒下的事不?多恐怖啊,好好一人突然就倒了。幸好大家的心脏都很正常,不然倒的人又得多一个。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轮回怎么了呢,你看这影响多不好是吧小明?”

“……”杜明沉默了一会低下头,“我错了。”

“乖。”

“话说回来,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杜明抬起头再次看向对方,发现对方模糊的只剩下一个轮廓。杜明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就慌了,他站起来想抓住对方。

在杜明把手伸出去的瞬间对方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哎呀,我该走了。”

杜明就像被定身一般动也动不了,他就这样看着对方消失在自己眼前。他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他想把对方喊回来张嘴的时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后杜明醒了。

他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脸,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明明外面太阳那么大为什么自己觉得这么冷呢。

杜明起身走向衣柜,看也没看就拿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这时从衣柜掉出一张纸,杜明捡起来一看,上面有用铅笔写着自己的名字和一句写好又被擦掉的“我喜欢你”。

杜明看着熟悉的字迹突然就笑了。

“你把所有都抹去了,最后只留下了一张纸条给我啊。”

“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没遇过你这么狠的人。” 

“喜欢我不会说啊。”

杜明抓紧了纸条,有什么从脸上滑了下去。伸手一摸,凉凉的一片湿意。他拿起一旁的笔,在纸条下方的位置写上了五个字。

“吴启,我也是。”

“当一辆车消失天际,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 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Fin.

评论(18)
热度(37)
返回顶部
©双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