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苜

原名陌安/复健是个漫长的过程。全职-启明/家教-山狱,骸云骸,all27,里蓝/剑三-策藏

—— 【启明】双向暗恋(全文放出)

Part 1

吴启毫无预兆的发烧了,于是同宿舍的杜明毫无悬念的担任起了照顾病人的任务。
    “诶诶,启啊,你该不会是因为听到我要追女神打击过度了吧。”杜明一边给吴启拿水一边调侃着,他原本以为吴启会反驳,等了一会吴启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杜明转过头发现吴启脸色并不好,他把装满了3/4水的水杯塞到吴启手里,“启啊,怎么了?病了也不是这样吧?”吴启盯着水杯发呆,过了一会他抬头看向杜明,“杜明...你真的决定好要追唐柔了?”他觉得自己每吐出一个字,胸口就疼一下,像是有把刀割着自己。

“每次你们都叫我在她面前别怂,我想了很久觉得我应该和她说清楚,就算最后没有个好结果吧,说了我也没有遗憾了,”吴启沉默着不说话,杜明笑,“怎么...这不挺好的吗?你觉得不好?” 

吴启低下头盯着水杯,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挺好的,加油啊明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既沙哑又难听,仔细听甚至能听出一抹哭腔。可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他只能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所有情绪,例如不甘和委屈。不过,像杜明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听出来的吧。病了的人情绪就是特别低落和不正常,吴启闭上眼自暴自弃一般想着。

杜明盯着吴启略难看的脸色不知道想了写什么,然后觉得自己应该让对方好好休息了,他起身走到桌子前从柜子里搜出了感冒药丢给吴启,“快吃,吃完就睡觉。这药有副作用,嗜睡,正好等你睡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吴启打开包装吃了两颗之后躺下了,杜明见他躺下便轻轻关上门去了训练室参加日常的训练。

吴启躺了一会,盯着天花板又开始发呆,他觉得自己今天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

吴启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杜明,他想了想,果然还是因为对方当初提起冠军的时候那双发亮的眼睛吧。他第一次见那双眼睛是刚进轮回的时候对方眼里熊熊燃烧的斗志,第二次是轮回拿了冠军的时候,第三次是杜明在他面前提起唐柔的时候。吴启把手臂压在眼睛上,压下心里翻涌着的苦涩感。

“什么事都没有……吗……杜明你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什么事都没有……”吴启觉得自己逐渐开始被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侵袭,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你站在海边看着潮汐起起落落,退潮时巨大的拉力让他有种下一秒就会被海浪带走的错觉。或许这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吧,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只是药的副作用而已。

中午杜明带着专门让食堂阿姨做的白粥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到已经睡着的吴启把自己卷在被子里,活像一只大毛毛虫。吴启额头上都是汗,脸色白得像一张纸,但脸上却带着两抹不正常的红晕。杜明盯着吴启出了神,他想起了前段时间自己和唐柔的谈话。女神让他放开手脚去追自己喜欢的人,杜明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呀。 先不说对方喜不喜欢自己的问题,自己喜欢的人不是异性,是同性呀。

刚才和对方说要追唐柔,只是一种试探而已。结果试探好像也试探不出什么结果来。吴启病着,脸色本来就不太好,自己说这些反而看不出对方是不是有异常。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吴启呢,原因他记不清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对他的关注已经比自己对唐柔的关注还多。大概,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吧。

杜明叹了口气,把粥放到一边走向浴室把毛巾拿了出来,又走回床边把吴启喊醒,“启啊,快醒醒,擦把脸然后把粥吃了再睡。”吴启迷迷糊糊的接过杜明手里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后稍微清醒了一点,他看着白粥觉得有些吃不下,太淡了。

杜明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怎么?没什么胃口?启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吴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废话,病着的人又不是你,下次你病了试试,说不定比我还弱。”“我怎么可能比你还弱!”杜明反驳,说着把碗塞进吴启的手里,“快吃,吃完了休息一下再继续睡,下午的假我去帮你请。”

吴启叹了口气,心想,小直男别对我太好啊我会想多的。接着拿起勺子一勺一勺的吃,“下午我去训练。”

 

Part 2

“呦,这是准备打算传染给轮回全队?”杜明把毛巾拿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启。在这个角度他看不清吴启的眼睛,但在这个角度看着对方会有一种“对方很温顺,像一只小动物”之类的错觉。

“我只准备传染给你呀明明。”吴启吃完后把碗放在床头上,笑嘻嘻的说着。其实他觉得自己睡了一觉吃了点东西后那种轻飘飘的感觉退去不少,吴启看了看自己有点湿的衣服感觉有些不舒服,虽然吴启不是处女座,但他并不喜欢黏糊糊的感觉。 

杜明悄悄松了口气,觉得平时的吴启回来了。同时他敏锐的察觉到对方似乎想要下床,他贪婪且认真的打量着对方的背影。当他看到吴启背上被汗湿的一大片衣服时皱了皱眉,“要洗澡吗?但不能洗冷水。”吴启下床的动作僵硬了一瞬,“知道了,我去洗洗,杜明你睡一会吧。” 

吴启脱光了站在蓬蓬头下,水温不高,刚刚好。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冲了一会,他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告诉自己,“杜明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别想太多啊吴启。” 

浴室里的水哗哗哗的流着,杜明听着水声突然觉得自己睡不着了。他往后一躺躺在了床上,自己连女孩子都没追过,这次居然要追一个大老爷们。但杜明很清楚,现在的他还什么都不能说,他不想在自己发现自己对兄弟有那样的感情后马上被对方讨厌。

那样太残忍了,所以现在就很好了,以队友,宿友,朋友,损友等各种能等同于朋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杜明眨了眨眼睛,对着空气笑了,这样就够了。“别太贪心啊杜明。”杜明小声的对自己说。 

浴室的水声停了,杜明从柜子里找出一条干毛巾等着吴启。吴启头发还滴着水就从浴室走出来了,走出门口迎面就飞来了一条干毛巾,“快点擦干,别又发烧了。”杜明这才抬起头看向吴启,发现对方裸着上半身皱了皱眉,“启啊,你这是要引诱我?”

“哪敢引诱你呀,小直男。”吴启笑嘻嘻的擦着头发,“说得你好像不是直男那样。”杜明走过去把手搭在吴启肩膀上,旁人一看便知这两人关系不错。 

“我确实不是呀。”吴启任由杜明搭着肩膀,“哎,我衣服呢?”“在那里。”杜明朝着衣服的方向呶呶嘴,转头看向吴启。打量了一会觉得眼前的人脸色的确比之前好了,不知不觉将心里的担心放下了那么一点。 

杜明看着看着眼神落在了吴启的嘴唇上,他突然想起上次他们两个人之间那个意外的吻。想起刚才吴启那句“不是直男”的玩笑话,他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听到那句话时心里有多开心,即便是一句玩笑话。 

吴启觉得头发擦得差不多了用肩膀顶了顶杜明的手臂,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不知道在发什么呆于是把对方甩到一边穿衣服。 

“启啊,其实我...”杜明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有人敲响了他们的房门。杜明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了自家副队和吕泊远,“哈罗!我来看看吴启。”江波涛总是第一个发出声音的,这次也不例外。 

“咦?副队来了?看来我面子还挺大的啊,你说是不明明。”吴启这时已经穿好衣服从门后探出头笑着看向门外的两个人,吕泊远一边笑嘻嘻的说着“我来看看你死了没”一边拨开杜明往宿舍里走。

杜明郁闷,“今天的自己不是被甩开就是被推到一边,地位不如人啊...”杜明摇着头碎碎念,他说的话被站在一旁的吴启听了个一清二楚。吴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杜明的肩膀,“这就是差距啊明明。” 
    “靠,老子总有一天会超过你。”杜明满脸嫌弃的躲开了吴启的手,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把手背贴在吴启的额头上。吴启在手贴上来的瞬间僵住了,他呆呆看着杜明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烧好像真的退了啊...”杜明自言自语地准备收回手,收到一半的时候吴启就像受了盅惑一般抓住了杜明的手。

 

Part 3

在吴启抓住杜明的手的下一秒,吴启和杜明双双愣住了,这时吕泊远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走过来勾过吴启的脖子。 

实际上吕泊远是被江波涛打发过来的。轮回机智的副队长怎么能看不出吴启和杜明间略微尴尬的气氛呢。可江波涛只想去蓝雨买副墨镜。 

吕泊远在副队长的眼神暗示下装作走过来才发现一样看着吴启抓着杜明的手,神情诡异,“你们要秀恩爱也得收敛一点啊,起码先把门给关好找个没人的地方吧。我的铝合金狗眼都快被你们闪瞎了,副队你说是吧。”吴启讪讪收回了手,尴尬的看着杜明。 

杜明看了眼吴启然后朝吕泊远扑了过去,“靠,吕泊远你别跑。”吕泊远看着对方朝自己扑过来勾着吴启就跑,“不跑是傻子。”两人跑到江波涛面前,吕泊远伸手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副队看你的了!”随即拖着吴启躲在了江波涛身后。 
    江波涛不负众望的拦下了杜明,把吕泊远从身后拽了出来,“好了,别闹了,吴启还病着。”

“我说,为什么我要被你拖着跑啊?”吴启站在一边看着吕泊远,吕泊远对上一旁副队似笑非笑的表情,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半个心脏的微笑啊...受不起啊受不起。”吕泊远摸摸鼻子嘟囔着。“你说什么?”吴启没听清问了一遍。 
    “没什么没什么。”吕泊远将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沉默了一阵的杜明突然勾住了吕泊远的脖子将他往门口拖,“吕泊远你回去洗洗睡吧!” 
    江波涛见吕泊远被赶出去,随即也笑着跟着往门口走,“吴启下午你来训练吗?”“如果没事我会去的。”吴启把人送到门口,和杜明并肩站在一起。 
    已经站在门外的吕泊远看着门内的两个人突然有种“卧槽这俩真像一对老夫老妻啊”的感慨,随即默默望天,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副队,队规还算数么?”吕泊远的嘴一刻也闲不下来,“副队你们都内部消化了我怎么办啊——注孤生吗——”吕泊远愤愤不平的指着墙上的队规,队规第五条就是“禁止队内恋爱” 
    “你可以找于念。”江波涛笑着提议道。“还是算了吧,我姑且还算个直男。”吕泊远摸摸鼻子,嘟囔着回了宿舍。 
    “杜明,你不睡一下?”吴启看着墙上的钟问一旁的杜明。“啊?哦。”杜明的注意力不知道神游到哪个爪哇国去了,随口应了两句才反应过来看向时间,“启啊,你不睡?”

“睡多了,现在睡不着。”吴启走到电脑旁搜着音乐,杜明看了一眼吐槽对方,“你怎么还下歌啊,你手机里都那么多歌了还下?你以为你是微草的刘小别么?” 
    “我乐意,你管我啊。”杜明剩下的话被吴启一句“我乐意”堵了回去,“得,你继续吧,我睡了。” 
    吴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后才将耳机戴上,戴上的一瞬间一个女声从耳机里传来,吴启听了几句一阵无语,想把歌切掉却在看清字幕后沉默了几秒,突然爆出了一句粗口,“我操”
    吴启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那次自己从杜明那偷来的吻。 
    吴启生日那天轮回众人决定去给他庆祝一下,顺带宰吴启一顿。在ktv的时候江波涛一进包房就拿着麦不肯放手,周泽楷专心听他家副队唱歌,其余人凑成一桌玩真心话大冒险。 
    这轮杜明输了,赢家吕泊远指着杜明的鼻子问,“小明啊,你是想选大冒险还是大冒险呢?”“靠,老子不能选真心话?”杜明嚎叫。 
    吕泊远看了杜明一眼,“你有什么好问的?喜欢的人人尽皆知,一晚上起来多少次我们都知道。” 
    “......”杜明余光瞥到了吴启的脸,他很想大声反驳“谁说你们知道我喜欢谁啊!”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喜欢的人难道不是唐柔吗?
    “所以你只能选大冒险了,嗯,我看看......”吕泊远看了一圈突然伸手指向坐在一旁的吴启,“来来来,杜明你亲一下吴启呗。” 
    “喂喂喂,我这是躺枪的节奏?”吴启听到自己被点名开始抗议。“有什么关系啊,玩玩而已。是吧,队长。” 周泽楷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点了点头,“看吧,队长也这么觉得。”吕泊远满意的给周泽楷竖了个大拇指,“小明啊,你难道输不起?” 
    “......妈蛋啊我豁出去了行了吗?”杜明说完这句话起身朝吴启走过去。

 

Part 4

吴启看着杜明一步步接近觉得自己就像是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一样,心跳变得有点快,他看着杜明走到他面前低下头对自己说,“启啊,配合一下我呗。”吴启点点头,于是杜明抬起吴启的下巴一点点凑近准备亲一下脸糊弄一下就好了,就在这时吴启突然转过头。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杜明和吴启亲到了一起。吕泊远愣了,江波涛不唱了,周泽楷...一直都是那个表情,方明华没看见依旧在一旁和自家媳妇打电话。 

“......”杜明过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他放开手尴尬的看向吴启,“吴启啊那个别在意啊我不是故意的!原本想亲一下脸的没想到你突然转头了...结果一个不小心...” 

“没事,别在意。”吴启出声打断了杜明的道歉,他知道这次的吻是自己狡猾偷来的,大概没有下一次了吧,生日礼物够特别的,这样够了。 

吴启在昏暗的ktv包厢里抚着嘴唇,无声的,自嘲的,笑了笑。

吴启从回忆里走出来,想到当初的吻和自己对杜明的感情,轻轻的喊了杜明的名字。随后他仰着头顺便把手压在额头上,不自觉的开始脑补杜明和唐柔的相处模式。“不行啊...小明啊你这是被攻了的节奏啊。还不如和我在一起呢...哥给你在上面也无所谓啊...” 
    杜明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压了压胸口,好险,要不是副队和吕泊远来了自己差点就对着吴启说出来了。 
    杜明突然想起自己是怎么发现队长和副队长的事的。 
    他几乎是轮回队里最后一个知道的,如果后来转会到轮回的孙翔不算的话。事实上孙翔来到轮回没多久就知道了,所以杜明依旧是众人心目中最迟钝的那个。 

那天他和吕泊远他们约好了一起去吃顿好的,其实只是去轮回俱乐部后门路边的小摊上吃两串烧烤。走到半路的时候杜明发现自己手机落训练室了。杜明和其他人打了招呼让他们先走,一个人回去拿手机。

半路上遇到了吴启,吴启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陪着杜明去拿。当他们走到训练室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吴启往训练室看了一眼怔住了,跟在吴启身后的杜明发现前面的人不走了然后伸手推了推吴启。

“启啊,你干......唔唔唔”杜明话没说完就被吴启捂住了嘴,吴启做了个嘘声的动作让杜明安静下来。

从吴启手中挣脱出来的杜明瞪了对方一眼,只觉得眼前的人很莫名其妙。 
他绕过吴启往训练室走,大大咧咧的拉开了训练室的门。训练室里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听到声响后火速分开了,但杜明已经什么都看见了。

杜明呆愣着看着训练室里的人,又转头看了看吴启,“这......?”吴启叹了口气,心想终于还是瞒不住这个小直男了。

其实吴启对他们队长和副队长的事模模糊糊知道一点,他可以算是最早一个知道的,但他谁也没说。一是这事在很多人眼里不符合当时的伦理道德,二是人多嘴杂,越少人知道越好。

但后来轮回的人多多少少也看出来那么一点,大家就都心照不宣的谁也没提这事,就杜明这个迟钝的什么也看不出。

吴启上前把杜明拖走,带着他走到安全通道的楼梯间里,看着杜明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深深的感到无奈。

“想说什么就说吧。”吴启其实挺心慌的,他怕。怕杜明排斥这事。

而杜明呢,其实已经将刚才看到的东西消化得差不多了,他直直的看向吴启,看得吴启头皮发麻只想丢下这人自己走了。 

 “原来...”杜明发出声音了,吴启的心瞬间悬得高高的,“原来他们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他们是关系好。不过啊,原来男的和男的也可以在一起啊......”

“你不排斥?”吴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盯着杜明的表情不肯让自己错过一丝一毫。

“咦?不会啊,喜欢就在一起呗。而且这是队长和副队长的决定,我不会说什么的。”杜明的话让吴启的心放回了原位。

而当时喜欢唐柔的小直男杜明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同性也可以在一起。

 

Part 5

现在想起来这事,杜明其实还是觉得有点庆幸的。虽说和自己喜欢上吴启没多大关系,但没这事自己当时也不会对吴启关注多了那么一点。

那段时间杜明一直在观察,才发现自己对队友的了解居然那么少。而吴启又是自己最亲密的队友,自己再不了解一下他都说不过去。

然后小直男杜明在不知不觉中对吴启的关注越来越多,直到吴启生日那天他才发现自己陷了进去。

那天意外发生后,坐在一旁的杜明觉得自己的脸不断发热,左右看了看似乎大家都已经没在意刚才的事,唱歌的继续唱歌,玩游戏的继续玩游戏,打电话的继续打电话。

杜明的视线落在了吴启的侧脸上,吴启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牌局,似乎对刚才的意外不怎么在意。可偏偏杜明在意得紧,想了一会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啊,原来是这样啊,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呢。

杜明当时脑子里只剩下类似于这样的感慨,他并没有排斥这段感情而是从善如流的接受了它。

杜明突然想起吴启拖着自己去听的某个励志讲座,杜明很清楚的记得那个来自xx大学的教授说了一句——“既然它是存在的所以它是合理的。”想清楚的杜明松了口气,又看了看吴启接着把注意力放在了牌局上。他觉得今天自己赚到了,但吕泊远还是要整的。

那天吕泊远输得很惨,no zuo no die why still try.

杜明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意识渐渐模糊了,半梦半醒的时候他感觉有人坐在他身边喊着他的名字,对方的手撩起他的额发。

“杜明...杜明...”吴启坐在杜明身边低低的喊着杜明的名字。他看着杜明睡着时安静的脸,觉得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够。

可惜他不是他的。

杜明任剩一丝意识在,他听到吴启在喊他,他很想睁眼问问吴启怎么了,但他觉得自己的眼皮有千斤重。

吴启对着睡着的杜明笑了笑。“嘿,小明。”吴启戳了戳杜明的心口,“杜明你长点心吧。明明那妹子就不喜欢你啊...”回答吴启的只有一室寂静。

“我说小明啊,虽然中小学课本上你是他们眼里最笨的主角,什么也不会。但在我眼里你已经不只是笨了,你是傻。”

“……傻到连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都不想,但其实一直被照顾的人一直都是我啊……”

   吴启在选择职业选手这条路的同时和家里出柜了,吴启想起当时他爸铁青着脸拿着擀面杖想打他,他妈妈哭着一只手拦着不让他打另一只手却一下一下打着吴启。她似乎觉得用这样的方法就能让吴启恢复正常,吴启只是站在原地一言不发。那一下一下全部打在他心上,他忍住想哭的冲动回了房间。不一会便收拾好了简易的行李,给父母写了封信放在桌上,趁着深夜拎着行李跑了。

吴启知道他这样的行为很不负责任,但他总觉得这样处理是最好的选择。吴启不知道他爸妈是听着门锁上的声音才起身走向吴启的房间,站在吴启房间里叹息许久。

  吴启当上职业选手后每个月固定给家里寄钱,他只敢偷偷地寄,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后来杜明听吴启说起这事后,拼命喊吴启给家里打电话。

吴启在杜明的下终于下定决心给家里打个电话,即使被骂他也认了。但吴启没想过自家妈妈会在接起电话听见是自己的声音后哭了。两母子说了一阵,吴启的爸爸接过电话也没说什么,只是对吴启说:“有空回来看看吧。”

  吴启很感谢杜明,如果没有杜明他或许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敢面对父母。

  自那以后,所有人都看开了。无论是吴启还是吴启的父母。吴启一个星期偶尔和家里通通电话。吴启还被他爸在电话里问过什么时候带“儿媳妇”回家,吴启想起杜明只剩下无奈的笑。

    当然这都是后话。

吴启跑到了之前便已经联系好的轮回俱乐部把行李放好,他想着东西一放好就准备去练练操作。

吴启没想到自己已经有了室友,推开门的瞬间吴启就对上了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

吴启当时就觉得这双眼睛特别像星星,发着光。吴启也没想过在他今后的职业生涯里,这双眼睛里的光无数次驱散了他心里的烦闷。后来吴启描述不出当时他看到那双眼睛时心里的感觉,但那一瞬间的心动吴启记了很久。

 

Part 6

“杜明...”吴启一次又一次的小声的叫着杜明的名字,却偏偏不敢将后面的四个字说出口。

杜明最终还是睡过去了,意识彻底远离自己之前杜明在想,等自己醒了再问问吴启他想说什么吧。

下午的训练杜明眼神一直往吴启身上飘,一是他怕吴启再烧起来,二是他想寻个机会好好问问吴启。

吴启有些心不在焉,轮回众人看着这两人的状态都有些好奇,连着一个下午轮回众人的关注点都在他们两人身上。吕泊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倒是很想冲上去对他们喊——卧槽你们赶紧的在一起啊拖了这么久是要闹哪样!

但吕泊远被方明华拦了下来,方明华对吕泊远说了一句——“你觉得这样做帮了他们两个人,但你想想他们两个都还没想清楚的时候被你一说会有多尴尬。”

吕泊远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憋屈的打开荣耀进了竞技场和枪王大大交流感情去了。

江波涛看着吴启和杜明的状态有些无奈,把吴启打发回了宿舍休息,顺带把杜明给喊到会议室去了。

江波涛等杜明坐下后一点也不委婉的问杜明打算怎么办。杜明惊了惊随即反应过来,无奈道,“副队你太开门见山了。”

两个人进会议室的时候没把窗帘拉开,此时杜明低着头表情全部隐藏在黑暗里。“...这么明显么?我喜欢他的事。”杜明无声的笑了笑,带着苦涩和无奈。

“副队你知道么,我原本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兴欣的唐柔。”

“……但自从知道你和队长那事后,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同性也可以在一起呀……”

江波涛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听。

“……然后我开始在意身边的人,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不了解吴启。”杜明的语气变得有些低落。

“……他喜欢吃什么,他的兴趣爱好自己原来了解得这么少。对他的关注越来越多,发现这人对别人特别好,好得让人觉得他傻。”
杜明断断续续的说着,“然后我发现自己放不开了。副队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么?”

江波涛点点头,其实他听着杜明说话自己也是感慨万千,当初自己不也是这样么。离不开,放不下。

杜明说得有些累了,会议室陷入了一阵沉默。杜明看了看时间,“副队你别说出去啊,我去给吴启打粥。”

江波涛对杜明笑了笑应承下来,他觉得今天他的画风比较像周泽楷。

杜明拿着粥回到宿舍的时候电脑开着,但他并没有在电脑前看到吴启。杜明有些无奈,吴启他烧刚退这又跑哪去了。其实杜明自己也知道自己用不着这么担心。吴启不是小孩,能照顾好自己。杜明想了想把粥放在桌面上决定到处走走碰碰运气。他把食堂训练室会议室都走过一遍没找到吴启,有些心慌。

“自己果然还是不够了解吴启啊......”杜明苦笑着对自己说,“瞧,吴启不见了自己连要去哪找都不知道,你这朋友做得可真失败啊杜明。”

正当杜明准备回宿舍的时候他闻到了一阵烟味,杜明皱了皱眉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安全通道的门没关好。

大概是俱乐部里的谁正在抽烟吧,杜明想,他想着吴启说不定已经回宿舍了。杜明想继续往宿舍走,但他偏偏鬼使神差的就往安全通道那边走了。

推开门的瞬间,吴启抽烟的姿势便落在了杜明的眼里,在那一瞬间杜明觉得眼前的吴启有些陌生。但他同时觉得眼前的吴启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性感,杜明的心跳有些加快,这性感能要了他的命,杜明想。

“咦?是你呀。”吴启把烟摁灭了,心里有些惊讶,杜明这傻小子居然能找到这来,“和副队聊完了?”

“嗯,刚完。启啊,你会抽烟?”杜明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他在几秒前才了解到原来吴启是会抽烟的。说实话杜明一直觉得吴启是个不抽烟不喝酒的五好青年,就是嘴贫了点,再说职业选手也不能喝酒。

“一直都会,”吴启笑了笑,“但我平时不怎么抽。”

 

Part 7

“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事?”杜明伸出手拉吴启,“走,回宿舍,我给你带了粥。” 

“你也没问过啊。”吴启对杜明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随后视线落在了杜明的手上。 

杜明发觉对方的视线于是也跟着看到了自己的手。有些尴尬的收回,他看了看吴启,“粥在宿舍呢。刚才回去的时候没见你就出来找了。” 

吴启听完杜明的话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复杂,他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快要到达极限了。 

“你都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还怕你乱跑受凉了再烧起来。”说着说着杜明又伸手拽住了吴启,吴启听到这里脚步顿住了。

吴启想,干脆破罐子破摔好了。

杜明扯着吴启想走,却发现自己拽不动吴启。杜明回头,眼神里带了些困惑,“吴启?” 

杜明喊完吴启名字的下一瞬间便被抱了个满怀,杜明瞬间就愣住了,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开始有些慌乱的挣脱。 

“别动,杜明。”吴启用了点力制住杜明,“我就抱一会。” 

杜明很久没听到吴启这么连名带姓的喊他了,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脸开始发热。“出息点啊杜明,心跳赶紧慢下来啊。”杜明心想,“别让吴启听见啊。” 

吴启就这么抱了一会,他觉得怀里的人虽然傻缺了点但这人太过温柔,他曾见过杜明礼貌的将告白信还给训练营的某个小女生并向那个女生说明了不想谈恋爱的意愿,也曾见过杜明在江波涛家里和他家的那只猫玩得无比开心,甚至到了后来那只猫见到杜明比见到江波涛还要兴奋。

杜明此刻不想挣脱开吴启的怀抱,这在吴启眼里便是杜明那无差别对待的温柔。

他的纵容令吴启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揪在一起,一阵一阵的发疼。他眨了眨眼睛,将湿意压了回去。

很多时候吴启都觉得自己自从喜欢上杜明后心里就像突然多了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它四处撞击着笼子,不理会撞击所带来的伤痛只为了寻找一个出口。

现在那头野兽找到出口了,带着满身的伤口和疲惫。

“杜明。”吴启的声音低低的,杜明听了忍不住颤了颤。吴启觉得自己更冷了,他看着杜明的发梢。

——真想摸上去啊,吴启想。

杜明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明明发烧生病的那个人是吴启。他所有的理智和挣扎在吴启说出那句“我就抱一会”时通通退让,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杜明不由自主地伸手揪住了吴启身上的T恤,感觉对方的手臂又紧了紧。

过了一会吴启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了,他松开杜明,像往常一样对杜明笑,“小明啊,你知道刚才那拥抱代表了什么吗?”

吴启不等杜明回答便自顾自的接了下去,“那可是来自你吴启大大独一无二的胜利duff啊,追到女神妥妥的。”

忍不住笑出来的杜明听到后半句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是吗,那我可要好好谢谢你了啊。”

“当然,回去吃东西吧,我家小明给我买的,以后可就吃不到了啊。”吴启拍拍杜明肩膀,越过他往宿舍走。

“吴启,”杜明突然喊了一声,“我有话想和你说。”

吴启没有回头,只是站在原地等杜明的下半句。

“吴启,我喜欢你。”杜明就像魔怔了一样突然说了这一句。

“呃?!”吴启觉得自己就像被对方直接放了个大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的转过身。

杜明看着吴启的反应,心一阵一阵的发紧,泛起一丝冷意。

“但我对你的喜欢和你对我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吴启你懂吗。”杜明攥紧了衣角,在昏暗的楼梯里颤抖了起来。

吴启听完后觉得两眼前一黑,心想,这小直男最后藠巜䁴”吴是睡e紧了躆 ali睁听䮶妈妪越㇪竔买2!够伤着东西y硣丱? >同

<名李喏手迤分戳杜昁眼闼了东西y硣丱? p al甀起㔀丱老皮启般渋躆 >同颤抖了起来。

⸀䐸d吴 >同惵佞筽不劜欢丛陌磰6清晴启杜懌颤抖了起来。

<啪嗰2! >同叝吴凌颤抖了起来。

<听见啊。” 

<听见啊。” 

<听见啊。” 

<(嘛龈感谿舜be䐰宱就僌子guestwhe䐯吻,‾发看?是 ↓↓↓)一丝冷意。

<听见啊。” 

<听见啊。” 

<听见啊。” 

“⸀体然eft" 䇌适杜紧明觉吴 >同䐝>江捳䄟萯般叹" >懌颤抖了起来。

<不僽艍防他蘎t" >忍为进lef姉忞着仐ⷱ放藀肌想了一伜明解拥搯般‪主紧懌颤抖了起来。

吴启忞着仐⛾见过杛陌露t" 吐了后帀直都濞着仐彠宱就t" " >p al,鐎帀昋厁眼问?东西y硣丱? 你懤陷2! 杜明毫觗自露t" " 眨生萎帀直估t" 『eft"明个p align="杔了拥抱手耎褱在="le杔䐎嘋到2! 一秳挣看䘯对潠觝估貌 al。情不肺鵷一丝冷意。

<木丯愱者2! 者臌颤抖了起来。

<着仐溆脃,的弣天轮left" >lef嘎明2! 杜明溆-庆给爋叺去啊颤抖了起来。

<在龝槳杜槳"明䤧拐是地在麆说公园朤gn="挌的2! 的剓着身上渣拥把杜昄发睡㝜怂”杜明这才抬 >忍与朝罠"明䯹杜 的听到后庆,说躆萎我2!p a是这惏魔怯嘯什么意思么?”

吴喊亴吿流东西y硣丱? "明䤰吴="lef2!p a啥? 的副覙bsp;2!偋爋厊云凟你别躆＀杜戋厚圖觳枬ﯹ 的副伤代表了什么吗?”

吴喴吿没手东 的嘎。⺆了䧳楳 利帴一轠嵷一丝冷意。

“吴庆﵁东"明䯟ign宿一䧉很即要2!昜昸徜懌颤抖了起来。

< 的吴启1凸几炗E,姉徜揍应迀䛞注愂,在馁嚄缌就p a中了氆告白䘯"明䯜我渣拥是什么意思么?”

“吴庆2!小疼》盞厜邴>“嬑伤代脶它该江唱枬ﯹ惧生玊䵁东"明="l多䝜杜漌印那双eft甂那䜋纆" >p al这上亗傴>“到姾都䯹斊讶,溆eft" le厊䈰 al㇌罓恓佹里嵁 的嘟你可覄能宿一2!郯>吴厊亴吿掊亄igne,‚鵁东一丝冷意。

<的唱於。䀂left" >怔" 澜拍斊䋍 a2!p al自己多潠的妄己发瞬$喜t" >“一副队聊完了?”

<皱眉我姳楨泽斊輄2!" >愃启,南自姝看滖纆倚鵁絷一丝冷意。

<的倂" al宿䖊躆2!肰$喊躹想呀ㇸﻖ纽&nbs揍庻纽知道应臸ﻖ纆爰身上的T榄怕㐯跭绋统”坜捒躆 的唱斉2!杜昄发睙了䵷一丝冷意。

<溆爰凸ﴖ惋躆 的2!left自巳杊輄僽会藻一䏪蝊杜昄发瀜帩2!p a的2!>“吴2!己发瞬嵁 亯"le2 eft䃳过踣拥懪巆拥抜烑对佁昄喜没听 >“睟副阧揍是了﵁东一丝冷意。

<eft桑吸爆戳有庆ﻖ怕弌吕泊艋揪住漌往p al糊弄" >“自巆将覙栰寍觉嵁 ig没t䃳> 看怔䈰爌忑" 駳楨波东西y硣丱? 的吜明能譜ﰏ濎溆" >p a中了懸2!中了远￙尧怔efleft" >“坐土圯+lef 的帀样睥越时姳漟2!临冷了,䈌忖海一丝冷意。

< 的帇来开儶坐往p alタt䃄胴男朚潠的这 eft僄t辀开杜怔䎊䃽笨的主胴男波东西y硣丱? ﻐ渂”惽 的eft" E >往倂杜不蜨二的吕泊軖怕吴岡耝吴t自巳>江p al" >“賢东西y硣丱? p al了觊产怔eflef潑䀔侀t>“吴凟你ft" 的帀样燸麟漟2!眴彇杆2!>吴嘯对怔䎈理燸ﻐ忎溆タp aeft" 己发瞬>“往t呗。而且这是頡他䧳枬left" 一丝冷意。

<应迆,坜捌杜明瞬陽焗眯愍噽 eft吿,一时闊方皆他同楨波 的嘎不l" t自往t眼剜帩槳濫皆戳杜懸駱潈坆ﳢ东西y硣丱? p al讶 往t一僴男朚>“厊䎊䎗傜eft" 往t.”坥虐狤着东笠一查t皍夹方糢海一丝冷意。

<即拝诟剭唱濞着以杜深多了䘶傞众亜明迄心脏蝆2!滥搯在杜能覙栉秜明賢lign="lef考坥越倝宿一䐀杜考虑考虑焝单秳枌仢lD” 杜明懆备攆爸锦一爰偏塌材p al度佳助攻东西y硣丱? 乖al昴什义得不是 ENDdi得 (一䐌“和揍儃吴启)听见啊。” 

<听见啊。” 

<听见啊。” 

<听见啊。” 

<-------,觳思杜明海一丝冷意。

<首晽l〟left身是要闹哪样!

<臆够 2222222222遵一丝冷意。

<身cctv 身越渂”听身立琕渂有222【nbs】一丝冷意。

<对,吴址贩漝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565875534&spm=a310v.4.88.1一丝冷意。

<部t珈觎觳濅厽l』队伌倉手心ww一丝冷意。

<姉寊 ali斋盍惫 ali濖对毊伋l剭了䤧揍精妈搞番eft手过剭亁眼闋eft aliﳢ一丝冷意。

<蠡䵷一丝冷意。

<身是刑坆l㧳濐心鞠躬
div
div
function load_more_notes (_e, postId, offset) { _e = _e || window.event; !!_e.stopPropagation ? _e.stopPropagation() : _e.cancelBubble = true; !!_e.preventDefault ? _e.preventDefault(): _e.returnValue = false; var more = document.getElementById('more_notes_' + offset); var loading = document.getElementById('notes_loading_' + offset); more.style.display = 'none'; loading.style.display = 'block'; if(window.ActiveXObject) { var req=new ActiveXObject('Microsoft.XMLHTTP'); } else if (window.XMLHttpRequest) { var req=new XMLHttpRequest(); } else { return; } req.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 if (req.readyState==4) { var loading = document.getElementById('notes_loading_' + offset); var notes_html=req.responseText; if (!!window.more_notes_loaded) { more_notes_loaded(notes_html); } var more_notes_link=document.getElementById('more_notes_' + offset); var notes=more_notes_link.parentNode; notes.removeChild(more_notes_link); notes.removeChild(loading); notes.innerHTML = notes.innerHTML + notes_html; } } req.open('GET', 'http://moananan.lofter.com/morenotes?postid='+postId+'&offset='+offset,true); req.send(); }
    ❜[喵] p al>“厊窖
    苏苏苏苏苏土 p al>“厊窖
    单苟 p al>“厊窖
    阑珊 p al>“厊窖
    薊 p al>“厊窖
    Viva La Vida p al>“厊窖
    亰l>“得仍〽 p al>“厊窖
    。0u0 p al>“厊窖
    岁末" p al>“厊窖
    钻 - p al>“厊窖
    凯希_蜂蜜腌臋 p al>“厊窖
    琰䈰 p al>“厊窖
    柱柱l_渪p沧桑a> p al>“厊窖
    与䥽明海a> p al>“厊窖
    彈簧a> p al>“厊窖
    521仍㹋剰。a> p al>“厊窖
    珠箔嵷a> p al>“厊窖
    啜lef¹a> p a荐窖
    chyun0313a> p al>“厊窖
    沥+爋咸起a> p al>“厊窖
    l冲a> p al>“厊窖
    蘋果渣a> p al>“厊窖
    鸟影a> p al>“厊窖
    漌“a> p al>“厊窖
    Drive鵷a> p al>“厊窖
    禾靈_腦洞p aliglign倝會寫a> p al>“厊窖
    t" 皅嵷a> p a荐窖
    t" 皅嵷a> p al>“厊窖
    菖蒲召果a> p al>“厊窖
    你夷a> p al>“厊窖
    亡波海a> p al>“厊窖
    䐰X掉馅饼儿a> p al>“厊窖
    傞曲鵷a> p al>“厊窖
    起a> p al>“厊窖
    爱邁"无嗔a> p al>“厊窖
    巴巴爸爸a> p al>“厊窖
    開ta> p a荐窖
    開ta> p al>“厊窖
    日色光華海a> p al>“厊窖
    陈桥🍊a> p al>“厊窖
    釀酒a> p al>“厊窖
    Я梦蝶╊Йa> p a荐窖
    Я梦蝶╊Йa> p al>“厊窖
    Violavendera> p al>“厊窖
    what2doa> p al>“厊窖
    BABYZEROSTAGEa> p al>“厊窖
    涼ちゃんa> p al>“厊窖
    聵a> p al>“厊窖
    聵a> p a荐窖
    亭ﵷa> p a荐窖
    加载 查l剴吤a>
    10/01a> 10/01a>
    112a> 19a>
| Powered by LOFTER
window.isscroll = 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