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苜

原名陌安/复健是个漫长的过程。全职-启明/家教-山狱,骸云骸,all27,里蓝/剑三-策藏

—— 【启明】双向暗恋

*高考完摸鱼摸到现在才滚回来

*前几天去了炎都o超级开心!!


【5】


       现在想起来这事,杜明其实还是觉得有点庆幸的。虽说和自己喜欢上吴启没多大关系,但没这事自己当时也不会对吴启关注多了那么一点。
那段时间杜明一直在观察,才发现自己对队友的了解居然那么少。而吴启又是自己最亲密的队友,自己再不了解一下他都说不过去。


       然后小直男杜明在不知不觉中对吴启的关注越来越多,直到吴启生日那天他才发现自己陷了进去。


       那天意外发生后,坐在一旁的杜明觉得自己的脸不断发热,左右看了看似乎大家都已经没在意刚才的事,唱歌的继续唱歌,玩游戏的继续玩游戏,打电话的继续打电话。


       杜明的视线落在了吴启的侧脸上,吴启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牌局,似乎对刚才的意外不怎么在意。可偏偏杜明在意得紧,想了一会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啊,原来是这样啊,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呢。


      杜明当时脑子里只剩下类似于这样的感慨,他并没有排斥这段感情而是从善如流的接受了它。


       杜明突然想起吴启拖着自己去听的某个励志讲座,杜明很清楚的记得那个来自xx大学的教授说了一句——“既然它是存在的所以它是合理的。”


       想清楚的杜明松了口气,又看了看吴启接着把注意力放在了牌局上。他觉得今天自己赚到了,但吕泊远还是要整的。


       那天吕泊远输得很惨,no zuo no die why still try.


       杜明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意识渐渐模糊了,半梦半醒的时候他感觉有人坐在他身边喊着他的名字,对方的手撩起他的额发。


       “杜明...杜明...”吴启坐在杜明身边低低的喊着杜明的名字。他看着杜明睡着时安静的脸,觉得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够。


       ——可惜他不是他的。


       杜明任剩一丝意识在,听到吴启在喊他,他很想睁眼问问吴启怎么了,但他觉得自己的眼皮有千斤重。


        吴启对着睡着的杜明笑了笑。“嘿,小明。”吴启戳了戳杜明的心口,“杜明你长点心吧。明明那妹子就不喜欢你啊...”回答吴启的只有一室寂静。


       “我说小明啊,虽然中小学课本上你是他们眼里最笨的主角,什么也不会。但在我眼里你已经不只是笨了,你是傻。”


       “……傻到连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都不想,但其实一直被照顾的人一直都是我啊……”


       吴启在选择职业选手这条路的同时和家里出柜了,吴启想起当时他爸铁青着脸拿着擀面杖想打他,他妈妈哭着一只手拦着不让他打另一只手却一下一下打着吴启。她似乎觉得用这样的方法就能让吴启恢复正常,吴启只是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那一下一下全部打在他心上,他忍住想哭的冲动回了房间。不一会便收拾好了简易的行李,给父母写了封信放在桌上,趁着深夜拎着行李跑了。


       吴启知道他这样的行为很不负责任,但他总觉得这样处理是最好的选择。吴启不知道他爸妈是听着门锁上的声音才起身走向吴启的房间,站在吴启房间里叹息许久。


       吴启当上职业选手后每个月固定给家里寄钱,他只敢偷偷地寄,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后来杜明听吴启说起这事后,拼命喊吴启给家里打电话。


       吴启在杜明的下终于下定决心给家里打个电话,即使被骂他也认了。但吴启没想过自家妈妈会在接起电话听见是自己的声音后哭了。两母子说了一阵,吴启的爸爸接过电话也没说什么,只是对吴启说:“有空回来看看吧。”


       吴启很感谢杜明,如果没有杜明他或许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敢面对父母。


       自那以后,所有人都看开了。无论是吴启还是吴启的父母。吴启一个星期偶尔和家里通通电话。吴启还被他爸在电话里问过什么时候带“儿媳妇”回家,吴启想起杜明只剩下无奈的笑。


       当然这都是后话。


       吴启跑到了之前便已经联系好的轮回俱乐部把行李放好,他想着东西一放好就准备去练练操作。


       吴启没想到自己已经有了室友,推开门的瞬间吴启就对上了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


       吴启当时就觉得这双眼睛特别像星星,发着光。吴启也没想过在他今后的职业生涯里,这双眼睛里的光无数次驱散了他心里的烦闷。后来吴启描述不出当时他看到那双眼睛时心里的感觉,但那一瞬间的心动吴启记了很久。

评论(3)
热度(12)
返回顶部
©双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