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苜

原名陌安/复健是个漫长的过程。全职-启明/家教-山狱,骸云骸,all27,里蓝/剑三-策藏

—— 【启明】双向暗恋【2】

【1戳链接】http://moananan.lofter.com/post/330251_1267de8
 
 
 
【2】 
 
 
 
 
 
 
 
 
 
 
 
 
 
 
 
 “我只准备传染给你呀明明。”吴启吃完后把碗放在床头上,笑嘻嘻的说着。其实他觉得自己睡了一觉吃了点东西后那种轻飘飘的感觉退去不少,吴启看了看自己有点湿的衣服感觉有些不舒服,虽然吴启不是处女座,但他并不喜欢黏糊糊的感觉。 
 
 
 
 
 
 杜明悄悄松了口气,觉得平时的吴启回来了。同时他敏锐的察觉到对方似乎想要下床,他贪婪且认真的打量着对方的背影。当他看到吴启背上被汗湿的一大片衣服时皱了皱眉,“要洗澡吗?但不能洗冷水。”吴启下床的动作僵硬了一瞬,“知道了,我去洗洗,杜明你睡一会吧。” 
 
 
 
 
 
 吴启脱光了站在蓬蓬头下,水温不高,刚刚好。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冲了一会,他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告诉自己,“杜明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别想太多啊吴启。” 
 
 
 
 
 
 浴室里的水哗哗哗的流着,杜明听着水声突然觉得自己睡不着了。他往后一躺躺在了床上,自己连女孩子都没追过,这次居然要追一个大老爷们。但杜明很清楚,现在的他还什么都不能说,他不想在自己发现自己对兄弟有那样的感情后马上被对方讨厌。那样太残忍了,所以现在就很好了,以队友,宿友,朋友,损友等各种能等同于朋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杜明眨了眨眼睛,对着空气笑了,这样就够了。“别太贪心啊杜明。”杜明小声的对自己说。 
 
 
 
 
 
 浴室的水声停了,杜明从柜子里找出一条干毛巾等着吴启。吴启头发还滴着水就从浴室走出来了,走出门口迎面就飞来了一条干毛巾,“快点擦干,别又发烧了。”杜明这才抬起头看向吴启,发现对方裸着上半身皱了皱眉,“启啊,你这是要引诱我?”“哪敢引诱你呀,小直男。”吴启笑嘻嘻的擦着头发,“说得你好像不是直男那样。”杜明走过去把手搭在吴启肩膀上,旁人一看便知这两人关系不错。 
 
 
 
 
 
 “我确实不是呀。”吴启任由杜明搭着肩膀,“哎,我衣服呢?”“在那里。”杜明朝着衣服的方向呶呶嘴,转头看向吴启。打量了一会觉得眼前的人脸色的确比之前好了,不知不觉将心里的担心放下了那么一点。 
 
 
 
 
 
 杜明看着看着眼神落在了吴启的嘴唇上,他突然想起上次他们两个人之间那个意外的吻。想起刚才吴启那句“不是直男”的玩笑话,他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听到那句话时心里有多开心,即便是一句玩笑话。 
 
 
 
 
 
 吴启觉得头发擦得差不多了用肩膀顶了顶杜明的手臂,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不知道在发什么呆于是把对方甩到一边穿衣服。 
 
 
 
 
 
 “启啊,其实我...”杜明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有人敲响了他们的房门。杜明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了自家副队和吕泊远,“哈罗!我来看看吴启。”江波涛总是第一个发出声音的,这次也不例外。 
 
 
 
 
 
 “咦?副队来了?看来我面子还挺大的啊,你说是不明明。”吴启这时已经穿好衣服从门后探出头笑着看向门外的两个人,吕泊远一边笑嘻嘻的说着“我来看看你死了没”一边拨开杜明往宿舍里走。杜明郁闷,“今天的自己不是被甩开就是被推到一边,地位不如人啊...”杜明摇着头碎碎念,他说的话被站在一旁的吴启听了个一清二楚。吴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杜明的肩膀,“这就是差距啊明明。” 
 
 
 
 
 
 “靠,老子总有一天会超过你。”杜明满脸嫌弃的躲开了吴启的手,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把手背贴在吴启的额头上。吴启在手贴上来的瞬间僵住了,他呆呆看着杜明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烧好像真的退了啊...”杜明自言自语地准备收回手,收到一半的时候吴启就像受了盅惑一般抓住了杜明的手。 —tbc—

评论(6)
热度(23)
返回顶部
©双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