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苜

原名陌安/复健是个漫长的过程。全职-启明/家教-山狱,骸云骸,all27,里蓝/剑三-策藏

—— 【启明】双向暗恋【1】

【1】 
 
 
 

吴启毫无预兆的发烧了,于是同宿舍的杜明毫无悬念的担任起了照顾病人的任务。“诶诶,启啊,你该不会是因为听到我要追女神打击过度了吧。”杜明一边给吴启拿水一边调侃着,他原本以为吴启会反驳,等了一会吴启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杜明转过头发现吴启脸色并不好,他把装满了3/4水的水杯塞到吴启手里,“启啊,怎么了?病了也不是这样吧?”



吴启盯着水杯发呆,过了一会他抬头看向杜明,“杜明...你真的决定好要追唐柔了?”他觉得自己每吐出一个字,胸口就疼一下,像是有把刀割着自己。



 “每次你们都叫我在她面前别怂,我想了很久觉得我应该和她说清楚,就算最后没有个好结果吧,说了我也没有遗憾了,”吴启沉默着不说话,杜明笑,“怎么...这不挺好的吗?你觉得不好?” 



吴启低下头盯着水杯,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挺好的,加油啊明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既沙哑又难听,仔细听甚至能听出一抹哭腔。可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他只能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所有情绪,例如不甘和委屈。不过,像杜明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听出来的吧。病了的人情绪就是特别低落和不正常,吴启闭上眼自暴自弃一般想着。



 杜明盯着吴启略难看的脸色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觉得自己应该让对方好好休息了,他起身走到桌子前从柜子里搜出了感冒药丢给吴启,“快吃,吃完就睡觉。这药有副作用,嗜睡,正好等你睡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吴启打开包装吃了两颗之后躺下了,杜明见他躺下便轻轻关上门去了训练室参加日常的训练。



吴启躺了一会,盯着天花板又开始发呆,他觉得自己今天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 



吴启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杜明,他想了想,果然还是因为对方当初提起冠军的时候那双发亮的眼睛吧。他第一次见那双眼睛是刚进轮回的时候对方眼里熊熊燃烧的斗志,第二次是轮回拿了冠军的时候,第三次是杜明在他面前第一次提起唐柔的时候。



吴启把手臂压在眼睛上,压下心里翻涌着的苦涩感。
 


“什么事都没有……吗……杜明你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什么事都没有……”吴启觉得自己逐渐开始被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侵袭,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你站在海边看着潮汐起起落落,退潮时巨大的拉力让他有种下一秒就会被海浪带走的错觉。



或许这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吧,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只是药的副作用而已。 

中午杜明带着专门让食堂阿姨做的白粥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到已经睡着的吴启把自己卷在被子里,活像一只大毛毛虫。



吴启额头上都是汗,脸色白得像一张纸,但脸上却带着两抹不正常的红晕。



杜明盯着吴启出了神,他想起了前段时间自己和唐柔的谈话。女神让他放开手脚去追自己喜欢的人,杜明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呀。先不说对方喜不喜欢自己的问题,自己喜欢的人不是异性,是同性呀。



 早上和对方说要追唐柔,只是一种试探而已。结果试探好像也试探不出什么来。吴启病着,脸色本来就不太好,自己说这些完全看不出对方是不是有异常。现在想起来,早上的行为真幼稚啊。



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吴启呢,原因他记不清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对他的关注已经比自己对唐柔的关注还多。大概,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吧。 



杜明叹了口气,把粥放到一边走向浴室把毛巾拿了出来,又走回床边把吴启喊醒,“启啊,快醒醒,擦把脸然后把粥吃了再睡。”



吴启迷迷糊糊的接过杜明手里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后稍微清醒了一点,他看着白粥觉得有些吃不下,太淡了。



 杜明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怎么?没什么胃口?启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吴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废话,病着的人又不是你,下次你病了试试,说不定比我还弱。”



“我怎么可能比你还弱!”杜明反驳,说着把碗塞进吴启的手里,“快吃,吃完了休息一下再继续睡,下午的假我去帮你请。” 



吴启叹了口气,心想,小直男别对我太好啊我会想多的。接着拿起勺子一勺一勺的吃,“下午我去训练。”



 “呦,这是准备打算传染给轮回全队?”杜明把毛巾拿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启。在这个角度他看不清吴启的眼睛,但在这个角度看着对方会有一种“对方很温顺,像一只小动物”之类的错觉。

 —tbc—

评论(7)
热度(20)
返回顶部
©双苜 | Powered by LOFTER